言情小说《医门锦绣》何以大家看了都忍不住点赞作者

浏览:4940   发布时间: 08月31日

第三章 闯了大祸

叶昀懒懒抬眉道:“翠表姐,不如咱们玩个游戏,我输了我跟你赔礼道歉,如果我赢了,这事就揭过,你以后再也不寻我的麻烦!”

她要来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当众堵了穆言翠的嘴,省得她以后总因旧事跟她过不去。

穆言翠是穆家最争强好胜的姑娘,平日还喜欢跟人赌银裸子,一听到叶昀这个提议,嘴角立马就翘了起来。

“你要玩什么游戏?”她问道。

叶昀轻轻一笑,“你最喜欢玩什么游戏,咱们就玩什么游戏!”

穆言翠得意地弯了弯嘴角,点着她擅长的游戏玩,看来心高气傲的叶昀是想给她一个台阶下。

“那就五子棋吧!”她拢了拢衣袖。

这敞阁里本是玩耍的地方,自有各种棋子,她话音一落,她的丫鬟便把五子棋在一旁的小桌上给摆了下来。

叶昀失笑一声,玩什么不好,玩棋?话说她前世,没有哪一项拿不出手的,京城里下棋下过她的男子屈指可数。

这么一想她便坐了下来。

敞阁里的姐妹和少爷们心里都定下来了,这下赢了输了是再没啥说的,大家静静观看。

叶昔知道自己妹妹不擅长这些,再看穆言翠的必胜的表情,她就知道叶昀该输的,输了正好,赔个礼道个歉,什么事都没有了,愿赌服输,也不失面子。

棋下了不到一盏茶功夫,叶昀就有些扶额,看来前世她身边都是高手,乍一下遇到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人,她是想放水都不知道怎么放水,故而后半局她随意下,可饶是如此,穆言翠很快败下阵来。

这下所有人都蒙了!

穆家姐妹乃至穆文清和穆文洲脸上都是挂不住的惊愕,穆言翠下五子棋在穆家姐妹里是最出色的一个,便是穆文清也曾输给她,这个叶昀居然轻而易举的赢了她,而且赢得那么快,显然是个高手。

穆文清望着叶昀已经不是惊愕,还有些尴尬了,这个小姑娘棋下的比他还好。

叶昀装作没看到的,她是真的放了水,别怪她。

叶昔擦了擦额头的汗,“妹妹,你什么时候这么会下棋?”她实在是惊诧不过,妹妹是个坐不住的性子,她从来没有见她下过棋。

叶昀抬眉朝她一笑,“太爷爷教的!”

叶昔没有多问,太爷爷十分宠爱叶昀是真的,而且他一身医术没传给父亲,却是耐着性子跟教了叶昀。叶昀每日都要去太爷爷的院子待上一个时辰,就是跟他学医。

只是她依旧还是很奇怪。

这边穆言翠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个鸭蛋,对上叶昀带笑的眼神时,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她推了推五子棋,“不行,不行,没说一局定输赢,再来!”

叶昀正了神色,望着她,“那就先说清楚,几局定输赢?”

“五局三胜为赢!”穆言翠干脆道。

“刚刚那局算不算?”叶昀似笑非笑。

穆言翠绷着脸,眼珠愤愤地转溜一圈,咬牙道:“算!”

叶昀稍稍点头,看来是个磊落的女子,倘若连那点气节都没,还真不值得她跟她下棋,下棋也是要看对手的。

只是就算叶昀再给面子,可穆言翠还是连输两局,三局加起来的时间不过半个时辰,众人纷纷向叶昀投来佩服乃至探究的表情。

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真的这么厉害?

这个时候穆言翠的面子挂不住了,她怎么可能输得这么惨,眼角都给气红了,她再想起刚刚连叶昔都怀疑叶昀的棋术来,她不由得扯着嗓子带着哭腔质问道:“叶昀,你是不是耍了什么手段?我不信你才十三岁,能连赢我三局,还只用了半个时辰,就连哥哥都不曾连赢我两局!”

她拿着绣帕指着穆文清,穆文清咳了咳嗓子,掩饰了尴尬之意。

叶昀脸色不好看了,“愿赌服输,难不成你敢做不敢当么?”刚刚要不是她放水,穆言翠在她手底下三局走不过两刻钟。

穆言翠哗啦一下站了起来,以为叶昀指责她刚刚骂叶家家教的话,反过来含沙射影指穆家没家教,“你什么意思?”她恶狠狠地瞪着叶昀。

“没什么意思?输了就是输了,你实现刚刚的诺言!”说完叶昀起身准备退开。

熟知穆言翠觉得叶昀态度太过冷傲,以为她故意挑衅她,伸手去抓她,想跟她理论。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叶昀大惊,偏身去躲开她,不料腿往后一退,磕到了凳子脚,身形不稳瞬间一歪,撞到了一旁放着元青花瓷瓶的小几上。

“小姐!”丫头扑过去扶她。

“小心!”

众人只听见哗啦一声瓷瓶坠地的声音,吓得一些姑娘丫头尖叫了起来,场面顿时乱成一片!

“我的元青花!”穆文洲大吼一声,差点哭了起来。

丫头连忙扶起叶昀,“小姐,你怎么样?”

叶昀扶着腰站了起来,刚刚一撞,她把青花瓷梅瓶给撞倒了,自己扑在了小几上,倒无大碍。

叶昔一边过来扶着叶昀,一边惊恐地望着地上碎了一地的青花瓷片。

穆家所有人都惊恐地盯着地上的碎片,还有些人愤怒地望着叶昀,再有人同情地看向穆文洲,总之鸡飞狗跳的,面部表情都很精彩。

这个时候穆言翠跳了起来,指着叶昀骂道:“臭丫头,你知道这元青花多贵吗?元青花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珍品!”她语气里带着点幸灾乐祸,反正这是二房的东西,今日穆文洲特地搬出来,让大家品鉴的。

穆文洲现在吃了叶昀的心思都有,他红着眼睛死盯着叶昀,咬牙切齿道:“我告诉你,这是我们家花了五千两银子买来,准备给白家老夫人贺寿用的!”

五千两银子?

叶昔傻眼了,她再端庄稳重,面对叶昀撞碎了一个五千两银子的古董双腿也发软来。

怎么办?怎么办?她吓得白色惨白如纸,望着叶昀只有出气的份。

穆文洲气得摸着额头望着敞阁顶哭,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抱出来显摆,他爹要知道不打死他才怪,五千两银子呀!这是他爹买来代表穆家送给白阁老家的寿礼。

穆家三房虽然都分了家,可对外还是一体,一荣俱荣。二房平日没少得长房在官府里打招呼,做生意时关卡税给通融了不少,知道这位白阁老是大伯父穆叙的顶头上司,二房大老爷也就是穆文洲的父亲便代表穆家出钱弄了这么一件宝贝来。

元青花这些年可遇而不可求,在古玩市场一直很紧俏,别人不懂元青花的金贵之处,可堂堂内阁最年轻的白阁老白坚深谙古玩之道,他要知道穆家给他送了一件元青花,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呢!

“你知道我爹爹费了多少精神才买到这件绝不仅有的宝贝吗?”穆文洲实在忍不住指着叶昀喝了一句。钱还是其次,关键这里头通了不少人情。

穆文清也脸色煞白,十分焦急,这可是穆家给白家贺寿用的贺礼,这下给摔没了,该怎么办?

水阁里的人无不面面相觑,冷汗涔涔。

唯独叶昀十分淡定,她从画屏怀里抽出手来,蹲了下去,仔细观察那瓷器的碎片,她前世在皇家藏书阁待了很多年,几乎是博览群书,对古玩之类熟的不能再熟,宫里珍藏的古玩精品她也都仔细把玩过,她从小天赋异禀,师从名动天下的林太傅林澜,她是林澜最得意的弟子,在古玩这个行当,她自诩也只有师傅比得过她。

不过师傅已经去世了!

敞阁里出了这等大事,早有丫头婆子跑去各房告诉主子们。

很快长房和二房的几个太太都赶了过来。

荣安院的穆氏听到自己小女儿闯了祸,差点没晕过去,急的哭成什么样,连忙跟着周老太太往敞阁赶来。文老太太暗暗叹气,那小丫头性子跳脱,早知道就不该带着她出来的。

于是一大帮人挤在了敞阁,见到那场景,几房太太气得心肝儿都疼。

五千两银子呀!

还是好不容易给找来的古玩珍品,眼下白家寿宴将至,去哪再寻得当的寿礼来呢!

穆言翠恶人先告状,连忙把事情跟周老太太说了一通,周老太太面沉如水,心里虽然气恼,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当下瞅了一眼眼角发红的叶昔,“事情真是翠丫头说的那样?”

叶昔哪里容穆言翠颠倒是非,哽咽着将事情经过仔细跟周老太太说了,周老太太闭上眼气得牙齿发抖。

这时穆言翠的母亲许氏帮着自己女儿说道:“母亲,虽然这事翠儿也有错,可她只不过是去拉着昀丫头说话而已,哪里知道昀丫头冒冒失失去躲开撞了这瓷瓶呢!”

说到底还是叶昀的过失!

叶昀完全没有在意敞阁里闹哄哄的,她专心致志在查探这青花瓷瓶,叶昔见穆家把过错都推到自己妹妹身上,竟是忍着泪水委屈地望着自己母亲和外祖母文老太太。

穆氏早气得心口疼,辩说务必得罪长房的大太太一家,若不吭声,自己女儿吃了闷亏,还要摊上被问责的后果,好不为难。

再细想,事情已经这样了,谁也脱不了干系,说与不说都无关紧要,反倒是累及穆家的贺礼给弄没了,该怎么办,到时候大伯父哪里还要心情帮她丈夫谋官职呢?

恰在众人心思各异,焦头烂额时,叶昀一句话快把大家的魂给吓出窍了!

“这不是真的元青花,这是高仿品!”

(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

主营产品:其他工控系统及装备,冲床,车床,剪切机